当前位置:首页 > 维稳戍边

汗水浇铸的日子

来源:兵团日报时间:2020-05-07 11:52:08 作者: 编辑:董利利 责任编辑:杨波

汗水浇铸的日子

伊存花 口述 郝建英 整理

1951年,二军六师战士凿石修筑建设渠。

我今年89岁,回想起年轻时在钻井大队的那些日子,不禁热血沸腾、激情澎湃。

我出生在陕西的一个小村庄。家里贫困,我们兄弟姐妹五个都没念过书,整天吃了上顿没下顿。记得有一天,家里实在没吃的了,我饿得受不了,只能挪步出门去要饭。可一路上,饭没要上,却被地主家的狗咬伤了腿,至今还留有疤痕。

24岁那年,我一咬牙,跟着丈夫从陕西来到八一农场(现六师一〇二团)。那时我身高只有一米五,身材瘦小,再加一双三寸金莲的小脚,走在茫茫戈壁滩上,深感荒凉。我们住的房屋四壁透风,一刮风,鬼哭狼嚎般的呼啸声令我毛骨悚然。冬季,常下着漫天的鹅毛大雪,一场雪下来,能埋过我的腿肚子。

一年,团场让我们女职工做衣服和鞋。我从小在家做针线活,干得一点不慢,经常受到领导的表扬。我干得更起劲了,手上磨出了血泡,长出厚厚的老茧,可心里却美滋滋的。

后来,我跟着丈夫调到五家渠钻井大队。那时,我们的4个孩子已经出生了,我在基建队打土坯,为了打出优质的土坯,烧出好砖,我每天提前把泥和好,饧着,第二天凌晨三四时就去打土块。拿出土块模子,开始涮模子。将土块模子在水里浸泡透了,再在模子上撒上一层细沙,这样倒土块容易,泥巴不会粘在模子上掉不下来,倒好的土块不会缺角。

那时,我一天能打一百多块土块。我的几个孩子一放学都会来场上帮我码土块。

1970年正月的一天,丈夫去世了。从此,我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。

在钻井大队,我干过加料工和修炉工,后来到了铸管厂铸造管子。点火、开炉、拔管子都是在凌晨四五时,我每天天不亮就要把孩子们的饭做好,再赶去上班,直到半夜才能下班。

一天,孩子们放学后,来到我干活的地方,远远地看着我。我站在高高的井架上,炉花四溅,夜空照得通红,看着远处从高到低的一排小脸蛋,心里既温暖又心疼。几十吨的铁水浇铸下来,瞬间变成管子,早已浑身湿透的我,奋力拔出长长的,通红的管子,一下照亮了黑夜,孩子们顿时拍起手大声地叫着、跳着。

“妈妈真了不起!”听到孩子们的欢呼,我心里甜蜜极了。几十年过去了,至今,一想到耸立的钻塔,通红的炉花,挥汗如雨的一个个夜晚,我浑身都会涌起无限力量。

后来,我从铸管厂调到翻砂车间。翻钢套和翻管箍都是细活,铸造一个连接管子的丝扣,要把炼好的铁水倒进模具里,十几个小时高温定型后,再放进铁炉里,管箍就做成了。可是,如果时间掌握不好,车工师傅就很难缠出精确的丝口,丝口对不上就成了废品。我没文化,但爱琢磨,我经手的管箍,都检验合格。

在钻井大队干了30年,我退休了。那些汗水浇铸的日子永远镌刻在我的生命里。

友情链接
地方联网
兵团媒体
师(市)媒体
兵团公众号
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:65120189901
新ICP备15003450号-1
Copyright © huyang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兵团胡杨网 版权所有
举报电话:0991-2680756 举报邮箱:415458656@qq.com
兵团胡杨网-网站地图

公网安备 6600000200005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