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胡杨网2023>  专题>  文化润疆>  美文鉴赏

​春到人间草木知

来源:兵团日报时间:2024-02-06 10:04:01 作者: 编辑:马玉琦 责任编辑:钟新

春到人间草木知

郇 蕾

大寒刚过,睡眼惺忪的立春便来了。

“春风东来暖如嘘,过拂我面撩我裾”,伴着徐徐东风,立春拉开了春天的序幕。春天的面纱自此揭开,从此淅淅沥沥的小雨将代替飘飘洒洒的雪花。

雪消风自软

立春后,风儿不再挟裹刺骨的寒气,开始变得温馨柔软,日益驱走着酷寒,抚慰着冻土、冻枝。“造物无言却有情,每于寒尽觉春生”,尽管寒气有时还会骚扰,但立春的气势渐行渐强,春天的活力已是楚楚可见。

寒冬的积雪在春风里一点点消融,一滴滴雪水浸溉着大地。暖融融的氛围催促着土层解冻,于是土壤伸着懒腰,也乖巧起来,敞开了闭塞一冬的毛孔,吮吸着氤氲在天地间的自然灵气。

田地逐渐变得蓬松,踩上去软绵绵的,像踩在地毯上一样,全没了生冷僵硬的感觉。此时披一身暖融融的阳光,俯身而卧,把脚拱入松软的沃壤,双手掬一捧细土,内心陡生扑入大地怀抱的温存与温暖。

春雪是冬春交接时的延续,是雪与雨移交时的不舍。从“春雪满空来,触处似花开”的粉饰,到“飞雪带春风,裴回乱绕空”的急不可耐,再到“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”的慷慨接纳,彰显着立春的大度,春雪的通情。那洒脱的飘飞成为百花盛开的前奏,成为呼唤春意的序曲。

唐代诗人韩愈钟情于春色,但此时的春色却不领情,摆出欲迎还拒的扭捏姿态,吊着诗人的胃口。望着纷纷扬扬的春雪,诗人浪漫的情怀得到了宽慰,一首清绝的诗作瞬间而就:“新年都未有芳华,二月初惊见草芽。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。”诗人不再对春色翘首遥盼,刚萌发的新芽也不再让他满足。他眼中的春雪,已化作花瓣穿飞于树丛间,装扮着人间春色,给初春增添了浓浓生趣。

实际上,春雪不像冬雪那般优雅斯文,泼辣的雪团扑簌簌落下,已没有了冬雪的淡定和悠然,也模糊了雪花的六瓣,急匆匆的如同赶路的过客。“雪花风细拂春旗,一色云边漏暖曦”,在回暖天气里飘然降落的春雪,注定很难久积不融,要么落地即化,要么待到拨云见日,在暖阳照射下消融。可不是吗?你看那沟堰、河畔、屋后的残雪,正在销声匿迹,直到全部浸入地下。

徜徉于河岸,望着水波不停地吞噬薄冰,一股春意便溢满周身。极目远望,天边的白云柔和了许多,似乎在与春风和颜悦色的对话。“东风吹散柳梢雪,一夜挽回天下春”,跨进立春的门槛,东风的手脚便不再停歇,时而挥舞着椽笔勾勒春天的景色,时而谱写春天的诗韵,时而独步原野,任思绪飞扬在蓝天白云间,轻拂在融冰的大地上。“从此雪消风自软,梅花合让柳条新”,感觉得出,满堤春色的时光渐近。

春风一扫寒冬的肃杀和清净,唤得大地复苏,催得万物萌动。身心舒畅的人们走出温室,享受着暖融融的阳光,徘徊在田野、公园,尽情尝试与春意携手、春色并肩、春韵和谐。

律回山水醒

“律回岁晚冰霜少,春到人间草木知”,随着阳气上升,气温开始回暖。杨柳在春风里摇曳着泛青的枝条,鹅黄的芽儿还在酝酿中。山色已经柔和了许多,似乎听得到雪融的声音。蹲下身子仔细观察,发现向阳的地方小草已经破土而出,鹅黄柔弱的嫩芽沐浴着春阳,憨态可掬。

“万物苏萌山水醒”,沉睡一冬的山醒了,水醒了,草木也醒了,走出虚无缥缈的梦境,惶惶然舒爽腰身,而后尽情铺展着绿色,绽放着花红,澎湃着春韵,炫耀着春姿。

立春在传统农耕社会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。“立春一年端,种地早盘算”,几千年的历史,为立春节气积淀了丰厚的底蕴。一年一轮回的立春,将古老的土地唤醒,开始孕育新的五谷,生长新的希望。

在牛耕马拉的岁月,春季耕作是从冻土融化开始的。“阳气先从土脉知,老农夜起饲牛饥”,以食为天的农夫早起晚归劳作于田野,他们深谙“人误地一时,地误人一年”的古训。机械耕作的实施,虽然缩短了劳动时间,但现在农民依然遵循着“要想庄稼好,一年四季早”的农谚。

“句芒爱弄春风权,开萌发翠无党偏”,主管草木发芽生长的春神句芒是无私的,对待一草一木保持着公正和公平。同样,立春的起跑线对每个人也都保持不偏不倚,将汗水洒在四季的人,将辛勤贯穿于每日的人,就能在冲刺时把握主动,赢得掌声。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,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,谁也不愿输在起跑线上。赢在开始,赢在初春,就能更好地实现青春的梦想。

古人将立春分为三候:“一候东风解冻;二候蛰虫始振;三候鱼陟负冰。”转暖的东风融解了冻土、冰层和残雪;在东风的呼唤下,蛰居的虫类开始苏醒,感知着外面的温度,有了爬出洞外的想法;河里的冰冻开始融化,鱼儿浮到水面游动,水上的碎冰片好像被鱼儿背负着一般,缓缓流向下游。三候对接紧扣,展现出一幅春风浩荡、冰雪消融的迎春图。

已觉春心动

节气的命名排序,是祖先历经无数个年月细察考证,在节气与物候等谐和一致后,才最终确定下来的。

当周朝以冬至为岁首时,立春还处在一般节气的位置;当秦朝将农历十月作为正月时,立春茫然不知所措;直到汉代将立春作为岁首节气,饱经沧桑的立春才有幸成为开端节气延续至今,赢得万民敬仰。

“寒随一夜去,春逐五更来”,立春萌动的气息触动着诗人的思维,站在新轮回的起点上,诗人尽情抒发着诗情,表达着对新春的感悟。从“梅花带雪看”到“柳色早黄浅”,映照出初春的气候变化,迈步于田野河畔的诗人寻觅着微露的春色,喜上眉梢。从“二月春风似剪刀”到“一霎轻寒青杏风”,则显示出仲春的气候,诗人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,融入草木虫鸟的氛围之中,吟咏唱和,将春色留在诗篇里。

“暖雨晴风初破冻,柳眼梅腮,已觉春心动。”大自然跳动的春心是在地气升腾中形成的,敏感的诗人在春寒料峭中,最先察觉出春心跳动。于是他们选在初春晴朗日,或结伴出游,或独步荒野,感悟着春心,激发着诗心,诗情迸发,便有了“春心不语弦解密”的优雅和“陌头香骑动春心”的浪漫,有了“望帝春心托杜鹃”的豁达。正如宋朝范成大“千里春心吟不尽”的诗句一样,万物竞发之时,谁的春心不在萌动呢?

“阳和启蛰,品物皆春”,春心使沉睡的万物苏醒,使苏醒的万物欲醉欲狂,使欲醉欲狂的万物寻觅着繁衍生息的时机。

迎春辞旧岁

“迎春正启流霞席”“条风半拂柳墙新”,迎春蕴含着自然节气的立春和人文节日的春节两部分内容。

古代立春时,皇帝要亲率三公九卿、诸侯大夫举办迎春仪式,祈求五谷丰登,国泰民安;而后扶犁扬鞭,行天子率耕之礼,以体悟稼穑的艰辛,给农夫做出耕作表率,也为务农者带去自信。此项仪式称为“赶春牛”,体现了古代帝王对农业的重视,对粮食的珍惜。

整套仪式结束,再赏赐群臣,布德令施惠万民,这种活动影响深远,后来发展成为一项全民迎春活动,也逐步成就了现在春节的热闹氛围。

农耕时代报春是不可或缺的仪式。立春前一日,两名艺人顶冠饰带,一称“春官”,一称“春吏”。这两个人沿街高喊:“春来了”,俗称“报春”。无论士、农、工、商,见了春官都要作揖礼谒。

民间将立春称为“打春”是有历史渊源的。为劝农耕作,在立春前一日,村里的管事者在东郊田野用泥土塑一头土牛,也叫“春牛”,旁边放置耕具和牛鞭,立春时由村里的田把式和德高望重者执鞭抽打土牛,直打得“泥牛鞭散六街尘”。土牛散落的土块,被众人抢着带回家,撒入院落或牛圈,象征当年的庄稼丰收和牛仔连续繁衍,民间将打土牛的活动称为“打春”,久而久之,“打春”成为立春的别称。

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推动文旅事业高质量发展,有些地方每年立春日都会开展以“赶春牛,迎新春”为主题的活动,由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农夫扶犁执鞭,另一人则牵着一头黄牛,行走于村街,后面是穿着盛装的妇女组成的秧歌队。大家在载歌载舞中,传播着重农珍粮的理念。

立春时节的“咬春”是形象比喻,寓意将春咬住,把春留在心里,寄托着人们对春天的向往。“咬春”的载体一般为萝卜,先拿一根洗净的萝卜,等立春那一刻咬一口,满口鲜脆甘爽,这时慢慢闭上眼睛就能体会出丝丝缕缕的春意,那爽劲会让你久久难以忘怀。

有的地方“咬春”载体则为春盘、春饼、春卷、生菜等,当你读到“青菜青丝白玉盘”和“生菜挑来叶叶春”的诗句时,不管是否处于立春时刻,那味蕾就已被勾起来了,继而是春情、春韵、春色,开始洋溢在肺腑。

春节一般处在立春前后,是我国重要的传统节日。春节前,有类似序曲的铺垫仪式,先是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,过小年、辞灶,过了小年,年的味道就一天比一天浓了。在忙年的氛围里度过一周后,便迎来除夕。白天红红的对联,高挂的灯笼,散开在空中的烟花,营造出过年氛围,待到晚上吃年夜饭、发压岁钱、看春晚等,将迎新春的气氛推向高潮。

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”,除夕过后是春节。初一早上,大人孩子早早起来拜年,而后慢悠悠走到街上看舞龙狮、踩高跷、扭秧歌等,有的地方还会举办庙会,请戏班唱大戏。

一年之计在于春,“吃了立春饭,一天暖一天”,虽然万物尚未完全复苏,却已迎来“百卉已萌茁,光风扇晴波”的希冀,离花红柳绿只剩咫尺之遥了。

是的,只要敞开胸怀,接纳立春的气息,你就可以驻足在青春时光里,驻足在繁花似锦中,长久拥有蓬勃朝气和盎然生机。

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:65120189901
新ICP备15003450号-1
Copyright © huyang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兵团胡杨网 版权所有
举报电话:0991-2680756 举报邮箱:415458656@qq.com
兵团胡杨网-网站地图

公网安备 66000002000052号